油画是世界性语言,世界各个国家、地区的油画在技术和艺术技巧上大致有普遍的、共同的标准,但又因为各个民族的社会历史、人文传统和风俗习惯,以及自然风貌的不同,使各国各地区油画语言必然会具有民族或地域的特性。正是油画语言约定俗成的普遍标准与各民族、地域文化的综合元素的结合,形成世界油画绚丽多彩的局面,并且随着时代的变近面貌日益丰富,日益多元、多样。

近一百多年来,中国艺术家正是在从欧洲古典油画传统中努力学习和掌握油画语言的基本特征,从西方现当代艺术多维的创新途径中获取观念的启迪和技巧的借鉴,在此基础上结合中国的社会现实和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资源,进行探索和创造,使油画艺术融入中国社会,成为推动中国社会前进的精神力量,受到中国人民大众的欣赏和喜爱。

在中国油画艺术走了一百多年的道路之后,中国当代油画家在回顾和总结已有成果和寻找存在问题时,一个几十年来困扰几代艺术家的老问题又被提了出来,那就是:阻碍当代中国油画取得更大成果的因素是什么?是油画特有的技术、技巧的不足,还是油画的中国特色和气派不够鲜明?所谓油画艺术特有的技术技巧,虽然西方从文艺复兴到今天六百多年来有不少变化,但其基本属性则是稳定的,那就是其造型结构美和特有的丰富色彩色调。19世纪70年代印象派崛起之后,西方油画反古典艺术的立体空间的古典写实,在平面空间中写“印象”,发挥艺术语言的魅力,是一种在平面上求线的力度与色彩色调结合的美感,那是在西方古典艺术基础上的革新,即使写印象、写感觉,也没有牺牲油画特有的基本造型结构和色彩的丰富浑厚。

写实、写真也是中国传统艺术长期所采用的方法,“六法”中的“应物象形”说明古人对写形的重视。不过,中国传统绘画的写形观与欧洲油画的写实观点有明显的区别。油画传入中国,之所以能得到中国人的欢迎,是因为油画的素描造型和色彩技法,以及意境营造,属于另一艺术体系,与中国传统绘画异同,使长期浸滛在水墨写意氛围中的国人,从中获得一种新的审美感受;更因为西方古典写实油画相对写意水墨在描写人和直接反映社会场景的优点,它受到中国社会的关注甚至被另眼相看,便是很自然的了。

最早负笈海外留学的中国学子,抱着浓厚的兴趣和付出艰苦的劳动学习陌生的油画语言,在掌握基本功方面取得了不错甚至优异的成绩。颇有意思的是,他们用油画工具和技法作画时,并没有考虑如何融进中国传统写意绘画的技法,可是在他们笔下自然地留露出一些中国文化的味道。从艺术品评的角度,这种味道有双重性,积极方面说那是中国文化尤其是传统写意艺术基因,不拘泥于客观“逼真”再现;从消极方面看,则是在本能上对用素描技巧和丰富色彩精微写实的领会有所欠缺。

当这些从西欧留学归来的油画家进入中国社会之后,遇到的问题便是一、如何用油画工具从事创作,充分发挥油画性能的特长;二、似乎更为重要的是,如何使自己的创作适应国人的审美趣味,被国人欣赏。上个世纪30-40年代,许多油画家纷纷到西北、西南地区“采风”,到敦煌临摹和研究古代壁画,一方面固然是抗日战争迫使艺术家到较为安定的“大后方”活动,搜集创作素材,考察民族民间传统艺术,寻找文化的根,丰富自己的文化修养,希冀赋予自己的油画创作以民族文化的元素。40年代,不论在解放区延安,还是在国民党统治区重庆,文艺界都有关于文艺民族化、大众化的讨论,这场讨论也涉及到油画艺术,表明艺术家期望在外来品种的艺术创作中展示民族的风采。从西欧求学归来的油画家们如庞熏琹、吕斯百、吴作人,还有在越南受教于法国艺术家的董希文等,在西北西南地区的采风,大大开阔了他们的眼界,也促使他们思考如何使西方油画在中国更好地扎根、生长和开花结果。当时他们发表的不少关于中西绘画同与异的见解,特别是倡导油画融入中国传统绘画写意精神和笔墨神韵的主张,以及在各自创作中所做的尝试,至今仍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研究的。

需要说明的是,这些中国油画艺术先驱们在讨论油画民族风的时候,已经有较为坚实的油画造型语言的基础。他们对这一问题的态度一直延续到1949年之后。50年代中期,董希文又在几次重要的学术会议上提出了油画民族化的主张,并得多油画界的广泛支持。但是,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詹建俊、陈丹青在一次会议上发表意见,认为不要太强调油画民族化,要注意油画语言普遍性标准。他们的意见也得到不少油画家的认可。

这两种不同的学术见解孰是孰非?今天看来,各有道理。对基本掌握了油画艺术语言基本特性的艺术家来说。如何在油画创作中输入民族文化艺术元素,应该被提上日程;而对中国油画界大多数艺术家来说,谙熟油画艺术的技能,掌握油画语言的要领,仍是当务之急。

今天,我们再次讨论这个问题时,也必须从实际出发。当前在中国从事油画创作的逾万人之多,水平参差不齐,包括已经在美术院校受过训练的人,油画创作的基本功能仍没有牢固掌握,加上一些人不愿艰苦学习油画技艺,依赖摄影、扫描手段制作画面,放弃心、眼、手协同创作的方法;有些人简单地理解油画的中国味道、民族气派,用近似国画水墨技法创作油画作品……在油画中适当吸收国画写意笔墨语言是可取的,但不能因此放弃油画结构和色彩的美,也不要随意为自己的作品贴“意象油画”的标签。

中国油画要继续健康地迈步前进,仍然必须从两个方面做扎实的工作,一要坚持认真研究西方古典油画和现代艺术,不论用写实、表现或抽象手法作画,都要对西方艺术有较为深入的认识和体会,有较为熟练的手头功夫;二要有传统文化的修养,真正领会中华文化和艺术的真谛。油画的民族风采和气派,是我们油画家永远的美学追求,有这种抱负和修养油画家,经过刻苦的功夫训练,其作品中一定有所流露和表现。任何刻意“做”出来的所谓民族气派或风格,只能有适得其反的效果。

综观这次来罗马展出的中国油画展作品,尽管风格、样式、技法作品各不相同,水平也不尽一致,但都有一个共同的追求:遵循油画的普遍原理,画自己的内心感受,或多或少的民族传统文化和艺术元素交织在形和色的交响之中,自然显现出或多或少可贵的中国风采。

     

 

 

Tagged with →